河池论坛

搜索
查看: 14566|回复: 0

[文学] 创作中的小说节选

[复制链接]

23

主题

24

帖子

117

积分

初级会员

Rank: 2Rank: 2

积分
117
发表于 2019-1-15 16:4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42
腊月中旬过后,赛村外出打工的人陆陆续续地回到村里,村里比往年都还要热闹——人们三五成群的笑谈,三五成群的玩牌,三五成群的吃喝,刚买回来的一些电器播发出的歌声、说笑声没日没夜地响彻整个村子。
林晓翠抱着徐旺旺来到胡家院子时,徐一丫刚好起床在洗脸。
“舅娘,你早啊。回来这两天坐车好困的,昨晚回到家里都夜了,我刚想洗完脸就过你家去的……”徐一丫依着孩子的辈份亲切地叫着林晓翠。
“大妹,我还不敢认出是你呢,一年不见,你就变成大美女啦!”林晓翠走近徐一丫,大声赞赏。
“你的发型好美的,染的颜色和你的肤色好配的,像个外国人。你纹的眉配的上你的眼睛,真是两枚柳叶下一对牡丹开啊,比以前有神多了……”林晓翠一边捋着徐一丫的发丝一边真切而又羡慕的说。
“你看你,樱桃小嘴就会夸自己人。我这装束也是跟着别人做的。去那边打工的人都这样的,个个都染发、纹眉、涂嘴、画指甲脚甲,有的还去——还去——”徐一丫掰着手指细数着打工人流行的时尚形象,最后一句说得很轻声,而且还有些羞涩。
“旺旺想爸爸啦,爸爸过年不回来喽,旺旺快长快大!”徐一丫抱着徐旺旺笑着逗着,惹得徐旺旺咯哧咯哧地笑个不停。
“你弟弟真的不回来过年啦?他在那边过得怎样?”林晓翠问这话的时候,声音低哑,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双眼布满了失望而伤神。
“要回来的前两天晚上,我去厂里找过他。他说今年他值班,不能回来过年。他让我把钱带回来给你,叫你不要省着吃用,还叫你带好岚岚和旺旺……”看到林晓翠几乎要黯然泪下,徐一丫的声音很轻。
林晓翠很久都没有回过神来,她把眼睛转向村头的公路,泪珠在眼眶里打转。
十天前,林晓翠也去乡里的邮电所给徐富贵打过电话。那天是一个女人接的电话,说徐主管在车间忙着,叫她待会儿再打。可是,林晓翠等了近两个小时,拨通了三次电话,得到的都是同一句话。最后,林晓翠也没有多想,相信徐富贵肯定是在忙碌着,便很失落地赶回了家里。她坚信徐富贵肯定也在腊月的最后几天和村里的人一样风尘仆仆地回到家里。而现在,她听徐一丫这一说,犹如晴天霹雳,整个人几乎要瘫软下去。
“有钱拿回来就行啦,人回不回来都不要紧的,不就是过一个年嘛!过了十几天不都是又要出去的,晓翠啊,我不是和你说过……”王桂花听得出徐一丫和林晓翠的对话,一边从屋里走出来一边大声地劝慰着。
“亲娘,我倒不是希望见着他,而是想让他回来看一看岚岚和旺旺,旺旺会说话了,都还没有得叫他一声爸爸呢!”林晓翠轻声地说。
“他回不回来,儿女都会一样的长大。他能挣得钱回来就好了。不能指望他又要挣钱,又要对你们仨牵肠挂肚的,旺旺啊,你说是不是?”王桂花一边说一边逗着徐旺旺。
……
“开年了我能和你们一起去打工吗?不知道他公带不带得了岚岚和旺旺?”林晓翠征求着问。
“我嗲的身体应该还好吧,带两个孩子应该可以的。不过,旺旺还小,不太好带。要是他带不好,你们去了广东隔得又远,可帮不上忙的,还是等到旺旺四岁以后再去吧,你现在还是安心地带好孩子,不要去做这做那的,万一影响到孩子,那可没有后悔药吃的!”徐一丫凭着自己的经验告诉林晓翠。前两年,徐一丫也是专心致志的在家带着两个孩子的,胡起来一个人去广东打工,她是把最小的那个孩子带到四岁了才丢给王桂花在家照看的。
冬天的太阳还算暖和,照得胡家的屋子一片舒朗。林晓翠和徐一丫面对着坐着,总有说不完的话题。
腊月三十那天晚上,胡起来一家聚到徐家一起吃了年夜饭。林晓翠看着在亲人面前蹦蹦跳跳和甜声脆语的徐岚岚,看着这个逗着那个扶着而珊珊学步的徐旺旺,和谐而又浓烈的氛围湮没了她对徐富贵强烈的思念。
43
大年初四清早,林晓翠就来到乡里的邮电所。那天恰好是何喜在邮电所值班。林晓翠和何喜打了招呼,便进到电话机房,她在电话机上摁下了徐一丫给她带回来的手机号码。
“喂,你好,我找徐富贵接电话。”电话嘟嘟嘟的响过几声后,林晓翠听得出是一个女孩的接话声便急忙说。
“新年好,请问你是——你是哪里的,你找他有事情吗?”电话那头传来了礼貌的回话。
“我是广西桓山县芭木乡赛村的,我想找他说几句话。”林晓翠颤颤惊惊地回答,像是一个接受质询的孩子。
“哦,好的,我马上叫他接电话。”那女孩爽朗地回答。
一会儿,林晓翠听到了徐富贵的声音。可是,她的心一阵阵地痉挛,什么也说不出,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一颗又一颗的从眼眶里滚落。徐富贵的话,她几乎没有听进耳一句。不一会儿,脑子便一片空白,眼前渐渐模糊……
何喜分完一些报纸和杂志,伸伸懒腰走出柜台,来到电话机门口。他想着林晓翠早已结束了通话,正在门口朝着他微笑。可是,他在门口站了好一会儿,就是没有看见林晓翠出来,何喜心里也不是滋味,他索性大声叫上一句:“打电话的不能那么久,那是要付钱的,还有别人等着呢!”。其实是没有别人的,何喜故意这么叫。但是,许久都不见回音。何喜决定推门看一下究竟。
何喜推开门一看,只见林晓翠瘫坐在椅子上,双眼紧闭,脸色苍白,连话筒也没有挂到电话机上去。“林晓翠,林晓翠,你怎么啦!”何喜接连叫了几声,林晓翠一点反应都没有。
何喜一时不知如何是好,这春节里只要他一个人值班,而且是在清晨,芭木圩上还是冷清清的,不见有人。何喜便朝着乡政府的院子大喊:“乡政府有值班的吗?有人晕倒在邮电所的电话室啦!快过来帮一下啊!”声音高而凄切,而且有些颤抖。
何喜这一喊还凑效。不一会儿,邮电所的门口就跑来了几个人,大家都打探着情况。
“林晓翠,你醒醒,我们扶你去卫生院!”何喜大声叫着。林晓翠的眼皮微微地动了一下,但没有睁开。面对一个陌生的女人,赶来的几个男人也感到束手无策,大家只能七嘴八舌地议论着。
“我看是低血糖,快去冲一杯白糖水来给她喝,要不……”赶来的黄副乡长突然说。
何喜迅速地冲了一杯温糖水递给老刘端着,便一手抬起林晓翠的下颚,一手掰开林晓翠的嘴唇,让老刘把糖水一丝一线地滴进林晓翠的嘴里……
半个多小时过去以后,林晓翠终于睁开了眼睛,她看了看围在她身边的几个人,脸上一阵微微泛红,嘴巴里微弱地挤出“谢谢你们”几个字,声音很低、很轻,大家几乎听不见。
何喜煮了一些鸡蛋面叫林晓翠吃。林晓翠也觉得肚饿,便没有推辞,坐在何喜那间盖瓦的小火房里就吃了起来。
“只有你生病了,我才能近距离的接触你,要是你健康着,我就像看星星看月亮一样,可望而不可及呢!”见林晓翠已经完全恢复了原态,何喜诗情画意的语言又涌上来了,他逗着林晓翠说。
“人说思念可能断肠,我说思念让人神伤,不思茶饭自思量;人说爱慕让人神往,我说爱慕让人疯狂,不畏人言自品尝……”这些都不是哪儿捡来的诗句,都是何喜瞎编胡说的。林晓翠听着微笑着,一句话也没有迎合何喜。她明白何喜的倾慕她的那颗心,但她没有在意何喜说什么,她只是想尽量地填饱肚子,以便有力气踩上自己的自行车,尽快地回到赛村的家里。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河池网

本版积分规则

文艺休闲

文艺休闲

关注 (10)

请添加对本版块的简短描述
4今日 328主题

论坛聚焦

    发布主题 上个主题 下个主题 快速回复 返回列表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